如封面

旧日

这是长庚与那把短刀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冬天。

京城的雪日自然不比雁北小镇来得凄冷冻人,但平日头四处见缝插针的细密冷风,也够让寻常百姓家吃上个把月苦头。

侯府不靠谱的主子虽成日自诩两袖清风一穷二白,时常穷得揭不开锅只得找皇帝打秋风,但要论养长庚这个新入府的小贵人,可从来没讲究过什么分寸。

卧房里的暖炉早在露月底就烧了起来,早晚都有老仆盯着,横竖冻不着小殿下一根脚趾头。前年刚入冬,三番几次被长庚房中热度蒸得喘不上气,刚开窗透了个脑袋,琉璃镜就被水雾蒙了一脸的顾如水①愤愤地撂下一句:“真主子都没这么好伺候。”抬腿走后就真没在冬日踏进干儿子房里一步。

那是顾昀离京后,两人在府里一同度过的最后一个冬天。

晃过神来又是...

© 肥佬烧鹅 | Powered by LOFTER